EDF3.0APP官网下载-一人让两大医院“中招”、核酸检测三层“失守”……如此麻痹大意让人痛心!

据黑龙江卫健委通报,4月25日0-24时,黑龙江省省内新增确诊病例5例,其中:哈尔滨2例,牡丹江3例。哈尔滨新增2例均为在哈医大一院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,传播链条再延长。

一周以来,哈尔滨两家最大的三甲医院所发生的聚集性感染,规模仍在不断扩大。截至目前,相关的确诊病例、无症状感染者已超过80人。哈医大一院已将发生感染的整栋大楼封闭,加强门诊筛查,控制就诊流量;感染人数较多的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则全面停诊,感染院区的住院患者也被全部转移。

回顾这起聚集性感染,先后在两家医院住院的87岁老人陈某君,被认为是关键。目前发现的确诊病例、无症状感染者,几乎都是陈某君住院期间的病友以及病友的家人、陪护人员。除此之外,哈尔滨市第二医院还有2名医生、6名护士被确诊感染,另有405名医护人员隔离观察。

两大医院连续“中招” 问题出在哪儿?

两大医院何以连续“中招”?为什么陈某君出现了发热症状两家医院都没有做核酸检测?中间暴露出哪些问题?

据报道,4月2日至6日,陈某君因脑卒中在哈尔滨第二医院住院就诊,其间出现发热症状,但医院并未按规定进行核酸检测。

随后,陈某君被转至哈医大一院。接诊医生根据120运送人员未穿防护服,判断陈某君应该不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就没有复查核酸。而陈某君最终入住的呼吸科值班医生也侥幸认为,“前面都经过好几道关了,应该不用担心”,同样没有要求复查核酸,并直接将其安排到普通8人病房入住。

此外,陈某君的陪护人员多达3人,远远超出了“一患一护”的规定。 哈尔滨市卫健委副主任柯云楠介绍,在医院走廊的一个离护士站很近的休闲区,陪护过程中,经常有人扎堆聊天。

4月17日,针对这起因医院麻痹大意,管理松懈造成的聚集性感染,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对当地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进行问责,其中包括哈尔滨市副市长,哈尔滨医科大学副校长以及哈尔滨市第二医院院长等。

辽宁一瞒报“阳性”医生被证实曾去过哈医大一院

令人担心的是,与陈某君同一时间在这两家医院就诊、陪护的人员,有的已经离开黑龙江去了外省。目前,分别在辽宁抚顺、内蒙古呼伦贝尔各找到一位。他们的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阳性。而最新发现,沈阳一名IgM病毒抗体阳性、仍瞒报上班出门诊的医生,也被证实在这段期间陪护家人去了哈医大一院。

还有一些疑问待解答

在这个传播链条中,从美国留学归国的韩某也被认为是传播链条的关键一环。大致的传播链条被描述为,居家隔离的韩某传染给曹某,再经曹某传给郭某,并最终通过聚餐,致使陈某君一家染病。

3月19日韩某归国后便进行居家隔离。4月3日,韩某的核酸、血清抗体三项均呈现阴性,提示未感染。4月10日,调查人员发现韩某与曹某为邻居时,再次对韩某进行了检测。这次的结果是核酸、血清IgM抗体阴性,IgG抗体为阳性,韩某被确定为新冠肺炎既往患者。这期间她去过上海,但不管是韩某在上海接触的人员,还是共同生活的家人,均没有发生感染。

为何7天之内出现截然不同的检测结论?韩某是否真的具备传染性?她真的是此次传染链的源头吗?楼上的曹某又是如何感染的?许多疑问仍在进行调查。

责编:魏少璞